首 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简讯 | 协会动态 | 县(市)文联 | 作品长廊 | 艺术人生 | 文艺论坛 | 精品力作 | 党建动态 | 皖江人文 | 资料下载 | 访客留言  
 
章平诗选
双击自动滚屏 文章来源:安庆文联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04-20  阅读:1222
 

章平诗选

作者简介:笔名:破小坡,男,1985年生于安徽枞阳,工学硕士,现就职于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桐城分公司,有诗刊于《诗歌月刊》《青年作家》《安徽文学》《振风》《桐城文学》等,有诗入选《中国新诗百年大系.安徽卷》。

他喜欢

他喜欢寂静

用踩断枯枝来响彻空山

他喜欢桃之妖妖

等来鸣啼,一声一生缝合乍暖还寒 

他喜欢新雨

敲开朱窗,看草木言说悲欢 

他喜欢爬上屋顶

极目四望,怀想自己是条怀孕滚落的丝瓜 

他喜欢钻进书本

把世界待你的温柔再相待一遍

给你

送信的鸽子飞走了

一下午生动的光阴就此停住

作为黑夜的一部分

星星不负我,递来最亮的深渊

烟火鼓励我,光灭灰飘的心落向人间

一个晚睡的人

这多出来的静寂与繁花

都是你给的。用不了多久

我们就会跟上幸福的队伍,如同新鲜的鸟鸣

会把崭新的一天重新交于清晨

百合花开

多年后

我对大部分事物不再追寻

从湖边归来,看百合花开

先前的热恋,剩最后的灭熄 

正如你侧身让开的

不只是洁白,还有生死的短暂

如巫蓉温柔的跳楼,像生活

慢慢药死的悬树

清河的原野

最先接待我们的是一处蓼子花

它格格不入的红点燃了清河的悲伤

像被打过招呼,白鲢死在水面上

引来千百条麦鱼,这是洪水褪去的逻辑学

一棵水杉盯住我,一排水杉远离我们

象有人故意摁了一下开关,一池的鹭鸟

用白拉开清河原野的纵深。一对小女孩

坐在田埂的青草里,她们眼中的美好

并没有被颗粒无收破坏

秋月

 我见过很多次秋月

洁白的,血红的,女性的

我相信,一定有一条小路

绕过了湖水,和散落的桂花潦草的相拥

当秋风缓缓的落在水面上

一定有什么从辽阔的原野升起来

我看到露水在红蓼花上颤笑

虫鸣在言不由衷的歌颂夜晚

我知道,你眼中的微微荡漾

是对一列参差不齐芦苇的怅惘

醉在花亭湖

似乎要站得高一点远一些

花亭湖崩溃的美丽才更有说服力。如果你赞成

这想法的醒目,青山的翠绿就越接近于嫩

扑向路中央的竹林、映山红延伸着动听的喜悦

一直到西风洞,南阿弥陀佛才有了更深的黑暗

她们是鼓励一座湖泊的安静,却更喜欢一艘

汽艇划开湖水洁白的肉身,自我陶醉的浪花

追随着她们,仿佛每一个途径寺前的人

都被无边的蝉意毒害着,都必须在群山

伸出黑舌之前,丢掉这甜蜜的点心

芒花

又有新花长出来,长成霜白满鬓美好的样子

向东进,向西退,停歇在精心布置的寂静里

象一次衰老,象老父亲低头弯腰在记忆里不停捶背 

未喊出的热爱,在风中摇曳

你依旧念诗、摄影,仿佛生活从未背叛

你把最先掉落的芒花捡拾,捆成束背回去

你说山里的爷爷就会回来做一顿粘嘴的红烧肉

在河边静坐

我已一次次吞下落日,一次次吐出

这静默如谜的夜晚。轰鸣的流水早已

湮没于反复的幻听中,在河边静坐

就拥有了月色,山川,和内心的戒律 

民间的蛙鼓尚未到来,夜晚浣洗的男子

抱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清风徐来时

不可和柳条讨论坚忍,不可和提灯人谈论桃色

不可与自己协商生死。流水永不停歇

水草从未放弃抵抗。在河边观水木

我就是一尊会落泪的佛像

梅花引

为了贴合梅花苦

寒流甘愿背上坏名声

偶尔引用的古诗俚语,适宜于

这宫墙深深。冬日闲步,光亮并不能

轻易躲开你,你的陌生更值得文庙信赖

幽居于花蕊里的虫害,造就了互补之美

恰如很多时候,我们快要丢弃的书籍

被风翻着,翻到了当年她送的梅花 

在水之湄

穿过栅栏,小径在晨雾中隐去

鸟鸣从枝头落向草坪,嫩黄的声音

并不能帮助你辨别其籍贯和性别

走走又停停,停停又走走

乌桕的落叶正一片一片经过你

似乎深秋已至,仿佛爱情正在亲临

你昨夜还不能原谅的山水

正一点一点向天际弯曲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过客留言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地址:安庆市纺织南路56号 电话:0556-5501315 传真:0556-8768288

版权所有:安徽省安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Copyright @ 2008-2016 皖公网安备340803020001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