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简讯 | 协会动态 | 县(市)文联 | 作品长廊 | 艺术人生 | 文艺论坛 | 精品力作 | 党建动态 | 皖江人文 | 资料下载 | 访客留言  
 
石楠散文两篇
双击自动滚屏 文章来源:安庆文联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08-04  阅读:305
 

石楠散文两篇

作者简介:石楠,女,安徽太湖人。著名作家,1958年毕业于太湖中学。历任三家集体所有制工厂干事、统计员、技术员,安庆市图书馆古籍管理员,安庆市文化局戏剧创作研究室专业作家,文学创作一级。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198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其作品《画魂》在中国文坛上产生过较大的影响。

 

老友石钟扬

钟扬教授是我的老朋友。我们同姓不同宗,他老家宿松,我故乡太湖,两县山水相连,真正的邻人。从认识开始,他就呼我大姐,我先生叫他舅老爷。我们的友谊是从我的第一本书面世开始的。但我记不得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什么情景。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是八十年代初的事,他已从安大调到安庆师范学院,在中文系教授明清古典小说。我的传记小说《画魂-潘玉良传》正热的时候,他邀请我去给他班上学生讲过创作体会。因为他,我又认识了他的一些同事,他们中的王海燕、李建英两位教授和我们算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他们都非常优秀,才华横溢,成果累累,勤奋而又有卓识。是我的良师益友。我们相互欣赏,互相激励,知音知己,只要有机会就相聚,我们的相聚,就是我们的节日。我在他们中年岁最长,他们都跟钟扬一样,亲切地叫我大姐。钟扬戏称我们是“四人帮”。后来,海燕由中文系主任晋升为学校的副院长,建英研究法文成果卓著,被上海大学挖走了,钟扬人才流通去了南京财经大学新闻学院,我们四人分住三地,但寒暑假他们还是尽量来与我和海燕相聚。我们喝茶聊天,上下五千年,纵横十万里,聊文学,聊生活,聊构思,聊梦想,无所不及,说到痛快处,开怀大笑,一聊就是半天。但这样的机会不多,一年也就一两回,大多时候是打电话,发短信。钟扬的电话一打一小时,常常累得我握机之手酸疼得难以支持,不得不提醒他话费要钱啊。只要我煲电话粥,老伴就说是舅老爷吧。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们的友谊始终在进行,并不因距离而疏淡。

钟扬聪明好学,他学生时代就文有书问世。1976年安大毕业留校任教,并游学南开大学朱一玄先生门下。1994年获省政府所授“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称号,1999年又破格晋升为教授。他一边教书育人,一边辛勤笔耕,有一百多篇学术论文见诸海峡两岸报刊,每年都有著作出版,他的研究大体为:中国古典小说,桐城派和陈独秀三大类,学术著作达十数种之多。如:《红楼梦诗词评注》(合作)、《性格的命运:中国古典小说审美论》、《致命的狂欢:石钟扬说〈金瓶梅〉》、《神魔的魅力:西游记考证》;又如:《五四三人行-一个时代的路标》、《天下第一刊〈新青年〉研究》、《酒旗风暖少年狂:陈独秀与近代学人》、《文人陈独秀:启蒙的智慧》;《戴名世论稿》。他还选编、点校了很多著作。如桐城派的《戴名世散文选》、《朱书集》、《方孝标文集》、《范当世选集》等。主编了《民国现场报导丛书》、《民国总统自叙丛书》。即将出版的《寻找手迹中的陈独秀》和《人性的倒影》。他的很多种著作一版再版。可谓著述等身了。前年他还主编出版了《纪念陈独秀书画选》。他在大学作学问,本可申报课题和奖项的,他却很少申报。因之,他的同仁们叫他“最傻教授”。他却为这个称谓自鸣得意,跟我说,他就像阿Q兄那样,不去理那个“傻”,单一个“最”字就令他陶醉不已!他至今不用电脑写作,他的数百万字的书稿都是他一笔一笔写出来的。

钟扬多才多艺。他不但有文才,有诗才,有学问,他还有艺术天赋。他的诗作得好,字也写得很好,他的字有种特别的风骨,苍劲中流溢出一种妙曼之美。且越写越好,获得相当的书名了。去年,他们大学还出巨资为他举办了书法作品个展,为他出版了书法作品集。我们都很喜欢他的字,不用我们索讨,他也会写给我们。在我的收藏中,有他送的两件宝贝。一件是我七十岁生日那天收到的一个写在洒金红纸上的大大的“寿”字;一件是2012年岁尾,他携妻子和孙儿回宿松陪老娘过年,绕道安庆来看我们时,送给我的年礼――一把他自撰自书的诗扇。诗扇的正面是一首五言绝句:

       姐弟偶相聚,

       文心更缠绵。

       品茗三分醉,

       有酒赛神仙。

背面是则数百字的长跋:

大姐生为女人,却秉阳刚之气。以生花妙笔,为玉良画魂,替寒柳写心。感天动地,一鸣惊人。从此,多少漂亮妹妹,与另类才女,爱的赞歌,或红颜恨之咏叹调,传遍大江南北。而艺术叛徒之百年风流,恨水不成冰的世纪传奇,也因您而风靡世界。无论有几多不愿说的故事羁绊你,都目不斜视,一往直前。

你本是那顶破石板也开花的千年红,努力从昨天吸取诗情,且时刻关注着今日社会之真相,让万千读者从你荡气回肠的笔下,获得迈向明天的智慧和热量。

此跋以石楠大姐十二本书名串成联,作“感动中国”民间版献词。钟扬壬辰圣诞

这把扇子有点意思吧!

钟扬是个真才子,有真学问,杏坛执鞭数十年,学生是他的至爱,读书是他的至爱,写作著述也是的至爱,勤奋好学贯彻着他生命的始终。他每天晚饭后,坚持走十公里路,回到家里读两小时的书,再练一个半小时的毛笔字。他那一部接一部的著作,就是这样的坚持所得,他的书法艺术越写越美越好看,也是他坚持练书结出的果。坚持,看似简单,可要坚持始终,并非易事啊!

真情实感,散文之魂

――《心海漫游》后记

自我的第一部传记小说《画魂-潘玉良传》面世以来,我就一直在传记文学这块园地中耕耘,三十年间,出版了19部长篇传记小说和传记文学。在这期间,还有四部长篇小说面世。在世人的眼中,我是个传记作家和小说家。却不知道散文写作才是我的至爱。我的第一篇印成铅字的文字就是散文。这篇刊发在《振风》杂志创刊号上的千字文《礼物珍贵意无尽》,还收进了《建国三十年安庆市文艺作品选》。写的是 刘澜涛先生离开安庆时,送给我们图书馆一部大型类书《佩文韵府》的事。研究我创作的评论家们皆将《画魂》视为我的处女作,实则我真正的处女作是这篇散文。自这篇散文变成铅字后,我的写作热情愈来愈高,结合自身工作写些文史小品、版本辨识的花絮,写生活中难忘的事和人,写观花赏月的寄情短章,陆续刊载在本地的报屁股上。我的先生将这些形似豆腐块的短文剪贴成集,戏题为《石记豆腐坊》。这是我的第一本散文剪贴集,我很珍爱。集腋成裘,剪贴集越积越多,现已堆满一书箱了。就是这些豆腐块,锻炼了我,营养了我,我才会有后来的中篇、长篇,14卷本的《石楠文集》。在我文学之路的始初,是散文为我铺就的路。在我三十多年的创作路上,散文一直和我相伴,我已有了两本散文集:《爱之歌》和《寻芳集》。《爱之歌》是我的第一本散文集,艺术大师刘海粟题写的书名。《寻芳集》是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红梦研究泰斗艺术大家冯其庸先生题写的书名。《心海漫游》是我的第三本散文集,也是冯先生为我题的书名。

我读我写,我钟爱散文,我爱读先贤流传下来的精美散文,也爱读出自现当代才子才女笔下的美文,每读到一篇好文,我会久久沉浸在它那诗的意境之中,反复咀嚼,反复吟咏。读好的散文,是一种美的享受,一次灵魂的升华和净化,一次美的洗礼。有时我在撰写长篇的漫长寂寞历程中,会突然联想到某人某事某种美景,灵光突然闪现,我会放下长稿,写下那让我心动的短章。写传记小说和传记文学,写的是传主的形和魂,那是他人的内心,他人精魂血脉;写小说,写的是虚构的现实生活和人物,抒发的是虚构人物的心声和他们的形和魂。只有散文,书写的才是自己的真实内心,自己的灵魂,自己对世界对生活对某事对美景对好书对好画真实的感动。换句话说,是我的心海对万千世界的远行和漫游,那完全是自由的放飞。只要有所感,我就写。我在一部接一部的长篇耕作中,从来没有放弃写散文。我不喜欢那些无病呻吟的东西,也不喜欢那些玄而又玄,虚而又虚,即使反复去读,还是不知所云,让人看不懂的诗和文。有人还将这种散文美其名曰诗性的写作,而把文笔优美意境悠远的好读好懂之文,排除文学之之外。难道看不懂的东西就是诗性?我喜欢李白的那些充满丰富想像,空灵豪迈,气势磅礴,又易读易懂易记又浪漫的诗篇。他的《梦游天姥吟留别》,写的只是一个梦境,却是那么美,句句明白清朗,读之亲临其境,百读不厌,千读还醉的好诗章,难道你能说他不算诗,将它排除文学范畴?文章写的是让人读的,读不懂,有何价值?读不懂的诗,能算是皇冠上的明珠?读不懂的文能是上等美文?自欺欺人罢了。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过客留言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地址:安庆市纺织南路56号 电话:0556-5501315 传真:0556-8768288

版权所有:安徽省安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Copyright @ 2008-2016 皖公网安备340803020001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