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简讯 | 协会动态 | 县(市)文联 | 作品长廊 | 艺术人生 | 文艺论坛 | 精品力作 | 党建动态 | 皖江人文 | 资料下载 | 访客留言  
 
世有嘉木 巍巍德荣
双击自动滚屏 文章来源:安庆文联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08-04  阅读:290
 

世有嘉木  巍巍德荣

――漫谈安庆梧桐树

李学明

    提起梧桐树,我自然想起我市的一幢古民居。我每每从县下坡头的徽式老民居“高冈鸣凤”旁经过,看到镌刻在白色大理石门额上那四个端凝苍劲的大字,不由得默念起诗经中“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的诗句。这大约是我国吟咏梧桐树的最早文字,有三千多年历史。圣洁高贵且带有神性的百鸟之王――凤凰常与梧桐树联系在一起。传说中凤凰从南海飞往北海,只有看到梧桐树时才会降落聚栖。自此,世间才有了“凤凰非梧桐不栖”、“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的说法,梧桐树成了人们心目中的祥端之树。我国古代上自帝王下至百姓都喜爱梧桐树,如夏周时代就曾建梧桐园,汉代曾广植梧桐树,而清代则建梧桐社。皇宫里栽植梧桐树,是企盼国运昌盛、帝业宏达;民间栽植则是?望吉祥富贵,家庭个人能像梧桐树一样挺拔、兴旺。我国古代有许多文人家庭、殷实家庭爱在庭园中或书斋旁栽植梧桐树,皆取意于此。

    我喜爱梧桐树,与我的家族史有关。我本姓唐,历史上,唐姓有多种来源。三千多年前周成王时,有一次尚处年少的成王与弟叔虞玩耍时,他将一片梧桐叶剪成玉圭形状,交给弟弟叔虞,并说:“我用这梧桐叶来分封你!”周公知悉此事后,请求成王择吉日分封叔虞为诸侯,成王说:“我和它仅是开玩笑。”周公道:“天子无戏言。”于是成王将唐地分封给了叔虞,史称唐叔虞,此后,其子孙皆以唐为姓。这就是著名的“桐叶封弟”故事。据记载,我们这支唐姓族人就是叔虞后裔。在漫长的历史中,唐姓族人迁徙不定,我们祖上则由太原迁至苏州,明朝初年又迁至江苏?阜地区,六百多年来,绵绵延延,人文蔚起。后来不少族人就在阜宁一带定居了下来。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唐姓族人中许多年轻人跟随我的一位早期从保定军校毕业,后在国民党军中任高级将领的大伯,从军报国,其中一位从黄埔军校七期毕业的年轻人成了我父亲。父亲自军校毕业后,在排、连长任上参加了抗击日寇的“一・二八”淞沪抗战等一系列战役,在长达十四年的殊死战斗中艰苦卓绝,直至抗战胜利,后因大家知道的原因去了台湾,这样我们兄妹随母亲留在大陆。为划清界线,我们改随母姓,又因担心立场问题,我们出生后就没去过阜宁老家。2011年,我与弟弟商议,我们已近老境,连父亲出生的老家还未去过,实在说不过去,以前是人为阻隔,如今两岸已开禁,于是我们带着儿子、侄子,驱车千余里,回到梦萦魂牵的老家探望。在老家,我们受到了唐姓族人的殷勤接待,更宝贵的是得到了一套“唐氏宗谱”,从中知悉我们唐氏宗族的来龙去脉,还得知这支唐氏家族的郡望堂号名为“桐封堂”。姓氏与神性之鸟――凤凰,与祥瑞之树――梧桐树有关联;厚重的历史、人文底蕴,令我欣然。

    在我读过的古典诗词及文章中,有关梧桐树的文字频频出现。人们在阅读这些文字时,会发现古词中竟以《凤栖梧》作为词牌名。唐代诗人张说有诗咏“壁有真龙画,庭有鸣凤梧”;诗人李峤也有诗句赞叹“林引梧桐凤,泉归竹沼龙。”这些诗句所描写的凤凰爱栖息在梧桐树上的现象,被视为吉祥之兆。白居易在《云居寺孤桐》诗中曾赞叹:“四面无附枝,心中有通理。寄言立身者,孤直当如此。”在诗人心目中,梧桐树无疑是正直、高洁的象征,是诗人景仰的树。梧桐树还是灵树、智慧树的象征,它能知秋闰秋,所谓“梧桐叶落而知天下秋矣。”宋代司马光曾咏叹:“初闻一叶落,知是九秋来。”梧桐树常与寂寞、凄清、愁恨、悲凉、忧怨、萧索的意境联系在一起。古人常以“秋雨梧桐”来表达他们的离愁别恨,杜甫有诗曰:“清秋幕府井梧寒,暮宿江城蜡炬残。永夜角声悲自语,中天语色好谁看。”南唐李后主李煜的词《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深秋……”,等等。梧桐树的清拔、妍雅形象何以与愁苦心境相关呢?这大约是因为它叶片大,在雨中尤其是在秋夜连续、单调的雨滴桐叶声中,易使处于愁境中的文人产生共鸣,萌生愁怨之情,此即情由境生,愁从中来。

    说起中国梧桐树,目前在安庆生长的情况,我颇感怅然。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市的梧桐树仍有不少,如一中大门前两株,校园内有多株;近圣街北巷,我的同学赵宁家门前有三株;二中、六中都有多株。梧桐树是种很好的树,深受人们青睐,这是因为它的外型好,此树长成后,高大、挺直、清拔、爽净,树干平滑,呈青绿色。中国梧桐树不同于叶片大,呈掌状,秋天结籽,被城市作为行道树的法国梧桐。然而自2005年,安庆一中为迎接建校一百周年,伐去了大门前东西两侧的两株高大、伟岸、标志性的梧桐树后,安庆再也难见梧桐树了。“树下拾桐子”,这曾是许多人儿时的乐趣、儿时的风景,如今难得再现了。去年,我曾先后在一中、二中、安庆海军医院等处寻找梧桐树,结果令人失望。我仅在一中操场与校园间的通往高琦小学南门的窄路上发现一株。欣慰的是,今年春节期间,我乘车从原石化总厂机修分厂门前路上经过,无意间发现路西边人行道上有两株,这可能是安庆目前硕果仅存的几株。外地也是这样,这几年,我到南京、扬州、苏州等地玩了一圈,满城的法国梧桐蓊蓊郁郁,而中国梧桐则难得一见。去年我去苏州同里游玩,倒是在同里名园“退思园”的后门右侧发现一株高大茂盛的梧桐树,使我眼前一亮,并为它拍了照。我市潘华阳先生同我一样,有着很深的梧桐情结,他在一篇文章中深情地写道,“我到外地,特别留意中国梧桐,可是,再也没有见到。”看得出,文字中流露出深深的遗憾。

    记得几年前,我看到古代画家萧和的一幅国画《云林洗桐图》,画中人物倪云林(元代画家)正端坐在多株梧桐树下悠然品茗,看着三位书童在清洗梧桐树干。树干居然要清洗,令我诧异。由此可见梧桐树在倪云林心中的份量。宋代词人晏殊以“苍苍梧桐,悠悠古风,叶若碧云,伟仪出众……世有嘉木,心自灵通,独立正直,巍巍德荣”,来歌咏梧桐不是没有原因的。

    行文至此,我迫切希望安庆的园林绿化部门,能培植一些美树、祥瑞之树、蕴含诗意之树――中国梧桐树,使它在我市能再现伟仪,并作为行道树来美化、绿化安庆,我盼望着!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过客留言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地址:安庆市纺织南路56号 电话:0556-5501315 传真:0556-8768288

版权所有:安徽省安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Copyright @ 2008-2016 皖公网安备340803020001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