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简讯 | 协会动态 | 县(市)文联 | 作品长廊 | 艺术人生 | 文艺论坛 | 精品力作 | 党建动态 | 皖江人文 | 资料下载 | 访客留言  
 
沈厚明的诗
双击自动滚屏 文章来源:安庆文联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09-21  阅读:169

沈厚明的诗

作者简介:沈厚明,1989年毕业于安徽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曾在《诗歌报(月刊)》、《安庆日报》、《青年文学》、《星星》、《阳光》等20多家报刊发表诗文,诗入选多种选本,获奖数次。现供职望江县文联。

在扬州(组诗)

在何园喝茶

 

镜花水月。我试着喝下几口茶

才慢慢品出它,例如虚实、繁简、疏密

开始有了某种动静

游客来来去去、进进出出

像隐藏的奥义

一边呈现,一边遮蔽、消逝

 

为了时间的再次诞生

何园镜中的花开了

又谢过了,当我坐在镂空的窗前

 

复道回廊、水心亭、片石山房,这些

人间的词语与符号

真是风月无古今

 

园林里

全是色彩

 

交谈往往是

漫无目的又漫不经心,但一些新的变化

正在赶来的路上

 

光线移动一寸,水静盛景

画影就放大一点

在滥觞之用笔如作篆籀

在纵横奇峭之趣

在不可腐烂的山水面前,我想知道

它是如何征服黄宾虹的

 

注:①镜花水月,为何园一景。

②黄宾虹,国画家,据何园管理员介绍,黄曾在此生活十年并研究、创作绘画。

③对联:风月无古今,情怀自浅深。

 

在大运河边

 

今天,我穿了件长上衣和牛仔裤

工业化的结果就是衣服上的

一枚枚纽扣,它的化学方程式

正躺在中学课程里。科学让我惊奇一次

诗歌是另一次:

寻花还上旧花台

 

如此,我以为

将要发生点什么

譬如庞大漕运船队的归航

或一首不朽诗篇

即将来临

大运河却风平浪静

 

时代接纳了这一切

也接纳了我

接纳了一艘游船,借助它,我抵达

大运河从未损坏的涟漪上

 

为看琼花而开凿大运河的

隋炀帝,毁了他的帝国

琼花也没有逃脱迹灭

代替它年年绽放的是聚八仙

肉体凡胎的我,身影却被这河水

塑造出来

 

同一时刻被塑造出的还有时间

 

对于时间,诗人和作曲家

惯用的策略大同小异

喜欢消失与赋格

伟大的波斯王泽克西斯

面对自己的大军也曾潸然泪下

主妇更简单、敏感:衣柜里放一枚

樟脑丸,明年再放一枚新的

我就生活在未被虫蚀

生活在香气弥散的日常中

 

注:①赋格,源自拉丁语。意为遁迹、追逐、飞翔。

②泽克西斯一世(Xerxes),在远征希腊(史称希波战争)时,与其叔父对话,因感时光流逝,悲伤过度而流泪。可参阅朱光潜《悲剧心理学》。

在瘦西湖之春晓柳堤上

 

杨柳依依,我却写不出

它的轻。语言的困境就像眼前之美

无可挑剔

 

我把目光投向远处——

烟花三月的瘦西湖也困在

小金山、五亭桥、白塔、浮庄之中

 

轻风习习,撩拨着它们

撩拨着柳枝轻扬下突然钻出的兰舟

湖面上,轻不可说

木制的船可以烂

船字不会。孟浩然已不见

耗费十年,扬州一梦的杜牧

又如何呢?

 

也撩拨着我。我丢三落四的坏毛病

曾引来妻子的嘲讽:看见街上美女

保证不会忘记。

 

穷而后工,作诗若烹小鲜?

然,希言自然

我在春晓柳堤上磨蹭了半天

仍无解

 

注:①不可说,是《金刚经》对空、相的阐释所表达的最高境界。《道德经》也有相似的陈述:XX不可XⅩ。

②穷而后工,是中国古典诗论的重要理论基石。可参阅韩愈的《荆潭唱和诗序》、欧阳修的《梅圣俞诗集序》、钟嵘的《诗品》等文献,其理论源头可追溯到司马迁的《报任安书》。

③作诗若烹小鲜,变自《道德经》。原文:治大国若烹小鲜。

④希言自然,语出《道德经》。

 

吃桃记或在扬州之白塔边

 

吃颗水蜜桃

甜,让人无视其他事物

甜没犯错

 

孤体强大

整体沦为配角

趋于无穷小

 

譬如眼前的白塔

――独裁者的遗物

独裁者肯定吃过桃子

或别的水果

 

注:据导游说,乾隆一句无意之语,第二天早晨就冒出了白塔,夹在徽派建筑群中。 

异与他物或在白塔那边

 

线条给予的启示总是

说一不二。

身边瘦西湖的湖水也在推波助澜

 

远远望去,停在环绕垂柳上的白塔

仅剩一条白色的弧线

 

垂柳年年吐出新绿

以便让我们能够更深地理解

异与他物的存在

 

岛瘦郊寒。这是我们在写作中

掌握的硕果仅存的技巧

他曾用血块创造了人。

白塔的弧线连接着两端

你看到的只是一个简化了的概念。

 

当我们置身过往的事件与传说

置身宗教、财富和尘世间

常见的东西。

一条白色弧线的神秘,充分、丰富

像迅速解开的缆绳,奔跑而出

在即将耗尽我们

这一天的上午

 

注: “他曾用血块创造了人。”(《古兰经》),转引自萨曼·鲁西迪(Salman Rushdie)《午夜之子》(《Midnight's Children》)。 

丁酉四月初六,茶园遇雨

 

这阵突如其来的雨

终于找到安身之所了。像我们的曾经

雨点现在还年轻,跟随着激情

因为激情总是正确的、知道

抄近道。视线的边缘

是另一番景象。松树迫不及待的、不失时机的

把绿色表达出来。一件副产品。

一份额外的收获。

 

一个好地方。张巅①说。当我们

把自己扛到山巅之际。是该动动笔,写点什么了

语言就像刀子

搁久了会锈掉。我注意到

我们谈话时的腔调:

苦恼,显然,不是学来的②

 

我差点相信这家伙说的鬼话。我们是

朋友吗?我们相识

己经二十多年。时光是个铁哥们,

他会令我们耳顺。

 

我们不妨也效仿

模仿古人。草木蔓发,春山可望。

看看,写封信都这么文艺、四言八句的

退一步,我们也可以学一学外国的:

一切抚慰归于徒劳,

空留斑鸠的暗影,仍在枯燥啼鸣。

不要像现在混诗坛的

宣称的那样:己改头换面、已功成名就

也不要像晾晒在茶树丛中的小路

抱着己有的观念深陷旧辙,模糊不清

看不见未来。现在,雨停了。新的主题出现了

茶园里所有的嫩芽都不会遗漏

都将在不久的将来被采下,都是杯中之物

在另外的时间、另外的地点

都是舌尖上的事

 

另一些人,显然

转移了兴趣,被一种称之为掼蛋的游戏吸引

他们丢下局长、校长的称谓……父亲的职责

与本能,忘掉明争暗斗。暗斗

不外乎生旦净末丑,一阵锣鼓之后的

一阵嘚嘚锵锵。在陷入

新的游戏的攻防同盟之前

他们轻松的笑容就像刚出炉的

一件艺术品

 

茶园是新的,还没有故事

那就用我们的想象力,创造一个

翻翻万年历,四月初六,宜:

祭祀  塑绘  开光  订盟  纳采……冠笄……

这么多,总有一件值得我们去做

 

注:①张巅,诗人,安徽望江县人,此次茶园游伴之一。另有王业田夫妇、李春夫妇、任春松、郑强及不知姓名“花朵”数枚。

②引自【法】乔治巴塔耶《内在体验》P048,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③引自【美】诗人萨拉蒂丝黛尔(Sara  Teasdale)《Let it  be forgotten》。原文:Time  is a  kind  friend He  will make  us  old

④语出唐王维《山中与裴秀才迪书》。

⑤引自【美】诗人西尔维娅普拉斯(Sylvia  plath)《Winter  Trees》(朱语迟\译)。原文:The  shadows  of rigdoves  chanting  but chasing  nothing.

高温来袭

 

太阳花准备了已开之花

准备了准备欲开之花

还准备了三种颜色

 

《吕氏春秋》也发声说:天子居明堂左个,

乘朱辂,驾赤骝……食菽与鸡,

其器高以觕。

 

这两样东西,我都没有

我只顺从身体的自然

排出多余之物

――汗侵衣襟

 

注:引文摘自《吕氏春秋·孟夏纪》 

夏日池塘

 

池塘里有未完成之物:

鱼戏莲叶间

 

我们的目标一致

我们的游戏相似

争渡,争渡……

我们的好奇心,早己抵达

外星系

 

夏风喜欢露珠停留过的叶子

送来顺手摘下荷花的香气

而它(星系NGC4314),在几百万光年前

盛开的花,今天仍然在我们眼中

旋转、闪耀

 

蜻蜓的目的地更新鲜

――尖尖角的小荷正在露出水面

涟漪的野心,只想把自己

推送到对岸

不结果实的阳光,让池塘里

结出果实(莲蓬、菱角)

 

这一切,不过是一滴滴墨水

不过是王冕、徐渭

不过是朱耷、扬州八怪笔下的

或浓或淡、或轻或重

或大或小的墨水

 

注:①汉乐府《江南》

②李清照《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

③扬万里《小池》

④星系NGC4314,为哈勃太空望远镜拍摄的星系之一,距离我们几百万光年,其图案就像一朵旋转、盛开之花。

当一个人偶然想起迎江寺

 

我曾试过每样东西,仅有部分

是不朽和自由的。①

在我身体周围:锅碗瓢盆

都是圆形的

人间的烟火味应该也是圆形的

它们摸上去有点凉

 

有陈年的迹象。不朽。江水的浑浊

可以算一个。一浪挨着一浪

事物的运动也能做到无声无息

一声不响地,就这样,浑浊

一层一层渗透过来

当我偶然想起迎江寺

 

一个秘密,不久就被发现

树影仿佛经过精挑细拣

不可企及的空中之物

返回地面,既可以仔细观察

又能轻易踏上

荫凉也让我愉快地

进入塔的内部:168级台阶、20000多平方米

充裕的空间,对外形的瞻视

立刻变为对美和时间的索求与渴望

 

但人这一生:春夏秋冬

无非春来诗思……”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③

秋来风景异④,马鸣风萧萧⑤

……挈壶氏有二十个帮手⑥

而此时夏日正盛

整个七月,细沙都是灼热的

 

塔不眠不醒。塔影横江

风吹两岸,江面开阔又守口如瓶

 

在必经之路上

耳听六路,眼观八方。⑦一次醒悟?

“……,胜造七级浮屠……

是又一次醒悟?

 

在必经之路上,我将认识

樟树、冬青、花草这些熟悉的植物

还会遇见塑料袋、饮水瓶、水泥建筑

这些当今的物品和制造

但码头没听说丢失过船只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乘坐的东方红客轮

已不知去向。接下来

是汽车的鸣笛,似乎在提醒

不要越过某个边界

 

过了安庆不说塔,一句民谚

更是一句深深地告诫

 

无论塔怎样坚持缄口不言,码头上

一艘外省的船还是来临了

新消息、新事物即将上岸

意味着将来是一个

离我并不算太远的词语

 

注:①引自〔美〕约翰·阿什贝利(John Ashbery)《当人们把醉鬼弄进邮船》(《As One Put Drunk into the Packet-Boat》): I tried each thing , only some were  immortal and free.

②黄庭坚《绝句》

③秦观《踏莎行》

④范仲淹《渔家傲·秋思》

⑤杜甫《后出塞五首》其二

⑥挈壶氏,官名,掌悬壶滴漏以记时刻等事。《周礼·司马·叙官》:挈壶氏,下士六人,史二人,徒十有二人。中华书局,P592

⑦⑧迎江寺,又称振风塔。塔高七层,又称七浮屠;塔八角,又称八角楼,窃以为眼见八方之意。168级台阶,暗示一塔、六耳、八方。

⑨人之一生:春夏秋冬。语出柏桦《水绘仙侣》。

时间与他者或速朽的果实

 

果盘中盛放的果实中

少数果实的速朽,总是快于

我的味觉。在未品尝之前

己经烂掉

 

我每天经过的那片树林

有千篇一律的阴影

有深不可测的外表

有参差之美

有无穷无尽、用不完的寂静

我从没利用过它们

仿佛我可以随意地去浪费

这些阴影、外表、美和寂静

 

斗转星移。少数果实

趁我不在时

提前烂掉了

 

这是它们送给我的

一份礼物、一次提醒

让我从腐烂中

获得了时间与他者的概念

 

我在钝化的日常中

深陷太久

我需要新的词语才能抓住

转瞬即逝之物

画家要绘出它们也必须找到

新的颜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过客留言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地址:安庆市纺织南路56号 电话:0556-5501315 传真:0556-8768288

版权所有:安徽省安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Copyright @ 2008-2016 皖公网安备340803020001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