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简讯 | 协会动态 | 县(市)文联 | 作品长廊 | 艺术人生 | 文艺论坛 | 精品力作 | 党建动态 | 皖江人文 | 资料下载 | 访客留言  
 
探幽归来话钱铺
双击自动滚屏 文章来源:安庆文联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6-25  阅读:66

探幽归来话钱铺

钱新华

   戊戌年春,应友人蒋君盛邀,去钱铺转了一圈,有幸与这里的山山水水亲密了一番。回来后,脑子里一直在回映着那一个个鲜活的民间故事。

   钱铺多山,三公山及其余脉香炉尖、猫儿尖、潘家寨、黄柏岭等群峰林立,其中三公山又被当地人称为万山之母。不知道为什么,行走在这片土地上,我一直觉得钱铺这个地名,是一个让人充满着无限遐想与期待的地方。我曾带着这里为什么叫钱铺话题,请教了一些当地人,可他们语焉不详。在一种急于寻找答案的心理作用下,我虔诚地翻开了《枞阳钱氏八百年》(钱奕珠编)一书,希望能从中找到一点有价值的东西。庆幸的是,在该书的68页和129页,我赫然发现:早在700多年前(约1290年),钱氏迁桐始祖钱元悦之孙钱福一,迁东流井盆后,因水土不服(升金湖有吸血虫)再次举家北迁枞阳黄柏岭定居,俗称岭上钱。岁月在变迁,朝代在更迭,岭上钱在繁衍生息,并向周边的金社、白梅几个乡镇延伸、辐射。

   据枞阳钱氏修谱办不完全统计,这支岭上钱除了外迁,至今仍有5000多人生活在这里,其中不乏有各类英才。如,原全国政协委员、国防部外事办主任钱利华少将就是他们当中的杰出代表。5000多人,在一个山区小镇可不是小数目,这个数已超过了现在的钱铺镇人口(约29000)的六分之一。我想钱铺这个名字的由来,是不是与岭上钱这支钱氏族人在此居住、发展有关呢?

   钱铺,这个地处枞阳最东北的小镇,钟灵毓秀,因与巍巍三公山结缘而神秘而迷人。比如,在她的余脉马鞍山水库后梢,就有一所将军小学,小学的北面以前是座规模不小的将军庙。据当地人介绍,庙门外曾立一牌坊,上书:威镇东吴四个大字。令人扼腕的是,无情的岁月没有留住这座有情的将军庙——四十多年前,已是村小学校舍的将军庙因年久失修,成了一座摇摇欲坠的危房。在无力修葺与担心倒塌的纠结中拆了。现在,能让我们见到原址上的将军庙,是由当地村民十多年前自发重建的,但已不再是当初的规模。

   一位在省城某单位就职、网名叫彼岸丛林的钱铺老乡,不久前向我推荐了他的一篇关于将军庙的文章。他在文中说:三国时没有安庆,只有庐江府,舒城也属庐江府,府治在潜山。周瑜死后葬于庐江城南三十里处,今说周瑜墓在庐江县,不如说在潜山县城南,至于潜山县址是否三国庐江府址,我也无力查考……”我觉得他说的有一定道理。

   这位钱铺老乡深情地写道:渡江时,解放大军由庐江砖桥过香炉山,越虎栈过将军庙,由将军庙经吴桥、周潭至长江。渡江前,总指挥粟裕见这里有个纪念周瑜的将军庙,欣喜之余,遂将这庙作为渡江前期的指挥部。至于枞阳正大街陈氏宗祠那个中线指挥部,那是之后的事。

   钱铺老乡还写道:九王院的村后有座叫乌龟的山,其龟头龟脖直达一座有点玄乎的山脉阴部。这山形极像一个女人,一个母性,端坐而两腿叉开,两腿之间是原将军乡林场所在地。远望这山形,俨然是一笔架,故名笔架山。这三座峰形成的笔架都有各自的雅号,被当地人分别称为雷打尖、老虎洞、朝阳尖。

   有民间故事说,远古时期,某天,这三座山峰突发奇想,搞起了看谁最先长到天庭竞赛。谁知一下子惹怒了天庭,一个劈雷,将三座山峰全给打塌了。更为悲催的是,还殃及了无辜的人类。这一惨绝人寰的浩劫后,只剩一对姐弟。姐姐说,要想繁殖后代,姐弟必须结成夫妻。弟弟年幼,不忍与姐姐结婚。姐姐无奈之下,想出了一个听天由命的主意,说是将一对公母磨石从两座山顶往下滚,如果两扇磨石一上一下合在一起,就是天意,不得违反。弟弟只好答应。熟料两扇磨石一上一下真的合成一对。后来,弟弟一直称姐姐为爱姐,儿女也跟着叫爱姐。令人忍俊不禁的是,枞阳东部那些乡镇至今仍在喊自己的母亲为爱姐,我不知道是否与上面这个故事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有趣的是,不论在天涯海角,当你听到了一句我弄你个爱姐来子这样的一句口头禅,毋庸置疑,那对方肯定就是一个地道的枞阳东乡人

   在钱铺,我还听说,那个黄柏岭,是清末枞阳东乡三十六名教的军事基地。当时,山上练兵场、点将台,一应齐全。咸丰八年,太平军曾动用了上万人,与以三十六名教为首的东乡民团在黄柏岭对峙,一场恶战不可避免。东乡民团凭借黄柏岭险要地势,使太平军不敢轻举妄动。但长矛鬼子毕竟是一支久经沙场的武装组织,便使出以退为进的招术。东乡民团不知是计,遂放松了警惕,导致防守换班时无人值守。太平军抓住战机,一举攻占了黄柏岭,并一路追杀到东乡腹地吴桥和周潭。在那一场血战中,东乡知名武师除少数人突围之外,大多在那场战役中死去。据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说,山上以前,还有一座三龙庵,就是当年三十六名教的指挥部。如今,这里除了生长着一大片静默无言的竹木外,剩下的仿佛都与那场恶战毫无关联。

   据彼岸丛林文友介绍,将军村与陈瑶湖吴桥、夏古村交界处,有一高度仅次于三公山的龙王尖。此山有多个关于龙母一胎生九子的传说版本。一说因龙王见其中一条龙子奇丑无比,就十分恼怒地拿起铁锹要将其铲死,龙母拽着龙王的衣襟哭求不止,龙王稍一松手,只铲断了那条龙子的尾巴。该龙子忍着痛,一呼飞到了巢湖,后来却是最成器的龙子,一直在东海、长江、巢湖一带呼风唤雨,造福百姓。

   在龙王尖下,还有一条山沟被当地人称作死人沟。这里属于将军村东山里的山皮。清末时,这山沟植被茂密,人畜难进。有陈瑶湖人迫于李秀成士兵的追杀,躲避于此。因有小孩哭声不止,最终还是被太平军发觉,将所有难民斩尽杀绝,死人沟由此得名。这沟也给当地人留下了一段太平军不太平的伤痛记忆。

   由将军村往西,便进入虎栈村。而虎栈又有一名叫太子的自然村。这太子村是因为有座太子坟,传说是洪秀全太子的墓地。或许这太子命该如此。我们也不难想象到当时的那种场景:这是一支连年征战、长期疲于奔命的队伍,在这个节骨眼上,谁还有那个心思与精力去侍候病入膏肓的太子?换句话说,李秀成杀了这位太子,对不幸者也是一种解脱。七十年代,据说有一省考古队前来发掘过太子坟,但并未挖出任何文物,有人怀疑这是一座声东击西的假太子墓。

   钱铺有个鹿狮村,全村都在三公山的荫庇之中。在位于海拔五百米以上的三公山半山腰,有个叫茅田的自然村落。居住着有左、李、沈等姓氏的村民,但主要还是铁骨铮铮的左光斗后代。因为害怕朝庭要来斩杀左氏全部后人,便逃难到此。村后山道旁有一座明代古墓,为明末铁骨御史左光斗的母亲封夫人和大嫂的合葬。从墓园新安放的碑刻来看,该古墓因后人敬仰左光斗这位一身正气的先贤而得到了修缮与保护。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过客留言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地址:安庆市纺织南路56号 电话:0556-5501315 传真:0556-8768288

版权所有:安徽省安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Copyright @ 2008-2016 皖公网安备340803020001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