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简讯 | 协会动态 | 县(市)文联 | 作品长廊 | 艺术人生 | 文艺论坛 | 精品力作 | 党建动态 | 皖江人文 | 资料下载 | 访客留言  
 
评程绿叶散文诗集《梦里梦外》
双击自动滚屏 文章来源:安庆文联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9-03  阅读:173

评程绿叶散文诗集《梦里梦外》

陈 俊

  《十年》是程绿叶的近处风景,《与瓷》是远处风景,《梦里梦外》是一生的风景。

  古典性与现代性的完美结合,使沉潜多年的程绿叶在商海沉浮之后华丽转身,写出了她接近经典的散文诗集《梦里梦外》。程绿叶的作品所表现出来的当下性,思考,爱与飞翔,那种不动声色的优雅和不受拘束的随性,足够的空间留白,节奏感的有效把控,有鲜明个性的意象呈现,丰富的生活经历,特立独行的做人做事风格,都在她的字里行间打上了深刻的个人烙印。这在当下的女性散文诗写作群体当中,是不多见的。

  桐城派“义法”、“神气”和义理、考据、辞章的文学主张,这种地域文化的滋养、潜藏、约束和矜持,及桐城派文章的清正、雅洁、端直、庄肃、沉静,气韵流畅,言之有物,体现在程绿叶的散文诗文字当中,是一种令人意想不到吮吸、领悟、传承,也有某种咀嚼、反刍的变奏,甚或有撕碎和抛弃,但终是在其体内安静下来,化成血脉相连气息相通的和鸣。这也是她包括我们这些桐城的作家们在内的,对非诗的一直拒绝和排斥的骨子里东西,有人说你们怎么不变一下呢,变一下可以成大家。我个人不想成大家,也因此我们不可能变去“垃圾”、去“下半身”。当然我们不会排斥对现代性、先锋性的思考和探索。

  日常生活中的程绿叶也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人。为人高调,甚至有些啸张,看不出低眉弄眼的细腻。好动,阿庆嫂式的应对自如,男人敢做的,她都敢做。做人比较自我,有点天不怕地不怕的闯劲。看不出小女人的娇媚。也许我们仅是被她的表象迷惑,也许商场的拼搏使她不得不支起一个坚硬的外壳。外表坚强、独立,可能骨子里也有小小的自卑,也有柔情万端。越是柔软的东西包裹得越紧。不然她写出的散文诗怎么是那么安静,那么深情。

她做事风风火火,枝摇叶动。一段时间之后,你看到她的沉寂,又一段时间之后你看她高大的厂房建起来了,当她邀你坐进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后,你会吐出一连串的惊讶,充实了她沉寂的那段时光。又一段时间之后,你还没有阅尽她事业的红火,生意的煌辉,她说她厂子不办了承包给员工了。又一段时间她又沉寂了,不见了。也许只在微信上看到她参加的一些笔会。又一年半载之后,她就捧出了一本刚出的透着墨香的厚厚的书,让你惊疑她怎么又变了一个人。让你感觉一阵风后她完全变得面目不清了。

  我与她还有一个趣事,2000年左右,中央台拍陈所巨老师的专题片,拍片在玉屏山庄进行,我与她作为陈老师的学生还与其他一群文学爱好者受邀参与专题拍摄的辅助工作。我们很散漫的在亭子间嬉笑打闹。她的一只手拽着我肩膀上的衣服,本来也没什么,可是电视台的记者将偷拍了下来,因为记者与我与她都熟,就要我们请客,说不请客就在新闻中播出来,我满不在乎,我与她又没什么关系,清白得很,反正又不是我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怕什么呢。我不请客,记者就真的在新闻中播出来了,正好那段时间我与老婆打架将家里电视机砸坏了,我就与她开玩笑,说我老婆看了把电视机砸了。我这一玩笑事情真的就传到单位同事那儿去了。过一年单位提两名副总编,有人就跟领导说起这事,说我在外面影响不好。我也就常常跟她说,我亏大了,手都没碰到,就因为你这一搭我肩膀,把我副科推迟了五年。也是笑谈,为此,我们互掐互踩了好多年。

  程绿叶的散文诗在思想上有鲜明的时代性和现代性,同时在美学趣味和风格追求上又更倾向于古典。她的散文诗在意境或意象的营造上,有古典诗词的精髓、血脉和骨头,但你看不到外表、衣衫、身形,她化用于无形,裁剪安置得天衣无缝了。比如“楼头画角,又染上了流年的霜。独上兰舟,夜风已载不动旧时的明月。”,楼头画角是不是有陆游、辛弃疾的影子,独上兰舟有李清照的影子。

  其散文诗的思想性表现在其情感融入的深度,她能将内心深刻的情感体验化于笔端温泉一样的文字,让你在那种氤氲中看到美的热力和宽度,体验到一种被沐浴的透彻和纯净。其想象力之奇特,其领悟力和创造力之惊人。

  她的散文诗气息流畅,文字空灵而有动感,看似平淡实奇崛,内蕴着一种光的奇特轨迹。我时常惊讶于她体悟日常生活的能力,作为一个女性写作者,她对爱情这一主题始终如一的专注,浓度不减,热情不减,体验的深度不减,这是对一个写作者写作能力的巨大考验。虽然其中也有一些含混,有些遮掩,倒是这些遮掩让其散文诗更加耐品耐读,显出了其内在的张力。我相信这种遮掩不是故弄玄虚,反而有一种更多的指向。

  与她从商的轻松放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对文学从一而终的执着,紧抓不放。

  她在她的散文诗《十年》中说:“携一首诗,走在商场。试图,与刀剑争辉。抑或,仅仅圆一场未圆的梦。”,仅仅是“证明某种存在,为生命跳一支舞。”,十年商场“华发战败了青丝”,她从弃文从商转而又弃商从文,她“坐在文字的温度里”,让幸福打湿双眼。她的自信的核里也许包裹着浴火重生的努力。她的心重新回到文字的深处,在文字里安静,也在文字里燃烧。她说:“十年不早。还有多少春天可以开枝散叶?少年一样,为一朵玫瑰赴汤蹈火。十年不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或把酒论英雄”,十年的轨迹说到底是弃商从文,是她回归的决然,是她灯火阑珊的近处风景。

  她到底要追求什么样的人生呢?其实无论是在商场打拼,还是在文学的道路上踽踽独行,她都想要一种优雅的姿势,一种风光绝世的能与时光对抗的精美,也许就是她看中的那件瓷器。她的散文诗《与瓷》表达得很清晰。“冷艳如瓷,孤傲如瓷,光洁如瓷”。如瓷,这多少让人担心,瓷的容易摔碎和容易沾染尘垢。但在程绿叶眼中,她就是看中了它的冷艳,孤傲,光洁,而心甘情愿守护它,擦亮它。“捧瓷的手,小心翼翼。”,她把与瓷的悲欢变成心灵间的恋爱,她说“绝世的爱情不可能从我手中滑落”,这是一种决心,一种承诺,一种誓言,背后需要的是守信守诺和天长地久的日日照料,是与时光比着谁走得更远的自励和自信。但这种爱不要理解为仅是一种男女间的欢爱,而是包括对文学品质追求在内的人间大爱。

  瓷是易碎的,十年也只是一瞬。也许有一天她又退隐到文字后面,但我仍然相信她会用手捂住豆粒大的灯火,不让风吹灭,不让黑暗完全占领。

  捧其书让人爱不释手。她把你带入梦又把你牵出梦。梦里梦外,天上人间。合上书,一生痴绝处,无梦到桐城。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过客留言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地址:安庆市纺织南路56号 电话:0556-5501315 传真:0556-8768288

版权所有:安徽省安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Copyright @ 2008-2016 皖公网安备340803020001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