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文联概况 | 文联简讯 | 协会动态 | 县(市)文联 | 作品长廊 | 艺术人生 | 文艺论坛 | 精品力作 | 党建动态 | 皖江人文 | 资料下载 | 访客留言  
 
澎河的诗
双击自动滚屏 文章来源:安庆文联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12-06  阅读:7054

 

作者简介:    河,原名倪节来,安徽潜山人。已在《农村青年》《文艺百家报》《安徽日报》《长江诗歌》《湖北诗刊》《大西北诗人》等全国二十多家报刊及《华人头条》《中囯诗歌报》《一线周刊》《安徽诗人》《安徽诗歌》《西河风韵》《齐鲁文学》《古都诗刊》《雅歌诗人》《逍遥文艺》《诗黎明》《唯诗缘》《一线诗人样本》《诗文人茶馆》《潮头文学》《海子诗刊》等微刊发表诗歌作品百余首,并多次获奖。

 

《星星在为月亮备酒》(组诗)

今夜,星星在为月亮备酒,我将为夜掌灯

 

 夕阳已经落山,预示

光的童话即将开演

 

暗淡中,那些明亮的事物

纷纷走向低处

 

我戴着口罩,行走在

城市无声的边缘

 

故乡河岸的狗尾巴草

已被季节吸干了水分

 

秋风,在等待中起身

摇晃的枯叶似乎有话要说

 

今夜,星星在为月亮备酒

我将为夜掌灯

 

一段锈蚀的光阴,被故乡的红枫擦亮

 

昨夜那一场梦

撕裂了城市与乡村嘈杂的边缘

 

黑夜与白昼陷落的千疮百孔

满地的落花碎瓣无力缤纷

 

我用尽半生去挣脱与碰壁

终于卸下所有带血的面具

 

那段锈蚀了我无路可进的光阴

被一株故乡的红枫擦亮

 

踏上蒙着细雨的尘土

一缕桂香给了我厚实的灵魂

 

从钢筋水泥林立的锈蚀中突围

我用诗歌在这乡间陶醉人生

 

 

乡村的孩子,山楂树样生长

乡村的孩子

山楂树样

生长在贫瘠的田间地头

 

他们骑坐在牛背上

看小鸟飞掠蓝天白云

他们穿行在山林之间

寻春秋满枝的野果

 

城市林立的高楼外

有他们亲人熟悉的身影

正悬在空中把城市的玻璃擦亮

 

秋光里,他们眺望着远方

南归的大雁

能否衔回父母牵挂的柔肠

 

留守的岁月

如同一颗颗山楂果

青与红相间

酸甜苦涩点亮着未来

 

故乡的河水,已渐次干枯

 

故乡小河里的鱼和虾

今夜,再次游至我的梦中

以最原始和最朴素的姿态

占据我的梦境

 

只是故乡的那条河,如同

我的肌肤一般

在岁月的流淌中,已逐渐打皱

渐次干枯

 

我怀念故乡所有的水

父亲将河水引入田间育秧

母亲夕阳下弓腰担水进锅灶

暮归的老黄牛低头河边畅饮

 

清亮亮的故乡水

滋养着乡村枝头上的瓜果

和那些善良的亲人

以及温润的土壤

 

我多么需要倒回时光

再舀一瓢故乡的河水

煎一剂故乡的中草药

疗治我内心关于鱼虾的忧伤

 

 

这个深秋,看树叶一片一片飘落

 

这个黄昏,我就这么坐着

电视机是打开的

里面播放着一些什么防癌知识

可我一句也没听清

 

秋已深了,窗外的枫叶红得

让人有些悲悯

地面上一片一片的,全是

它们兄弟姐妹的飘零

 

我难以走出户外,去赞颂

即使走出了,我知道

脚掌也不会沾上新鲜的地气

因为道路全是它们的覆盖

 

这个深秋,让我不得不思考

那一片一片的落叶

该是秋的一页页诉状,它们在

控诉着我的灵魂

 

桌案上是一盆绿萝和

鱼缸里的两尾金鱼

绿萝的叶子很是葱绿

金鱼的肌肤,也依然红润

 

 

请记住我,哪怕以恨的方式

 

腥红的月牙,设下

巨型骗局

那只翠绿的长喙鸟

飞走了

 

有旋风袭来,红枫

脱光了衣衫

摇摇晃晃的掠影

从西山坠下

 

空旷的小屋,自我关闭

那片开满女贞子的地毯

成了娱乐场

垂下的窗帘,没有挂起

 

此时,无一人踱来

开启时空的密码

请记住我,哪怕

以恨的方式

 

 

镜子

 

天空的深蓝倒映其中

水面纯净

 

水草在水的内部

泛着青绿的光

 

两只戏水鸭子的蹼掌

划碎一道道夕照的圆晕

 

逃离,抑或挽留

心思在反光中游移

 

月光无处不在,虚幻着

一朵朵桃花的梦境

 

 冷光

我行走在夕阳下的古道

冻僵了的雪粒

覆盖着路面

北风在吹拂

 

路边散落的枯叶

一片片的零乱

堆积的隙缝中

有夕照的残味

 

雪粒有些打滑

反射出的光也晃人眼睛

可我还是发现了落叶中

冻硬了的那条蚯蚓

 

季节无法用下雪来划分

打滑的路面也难以阻止

比如时光的流失

或者倒回

 

那冷藏的光

隔着时空

让我回味

放牛的日子

 

红丝巾

天际飞来的那只蛾

历经风霜雨雪的褪变

 

桑的沃若和通达

守望着生命的柔情和经脉

 

立于时序变幻的风口

我在凝神远眺和聆听

 

夜色,从你的刘海滑落

时光在风的轻抚中休眠

 

今夜,海边开始涨潮

蝴蝶将从晨㬢的岸边飞

 

挽起你的发髻,等待

那一场雪,映红整个冬季

 

系紧灵与肉的红丝巾

世间不再有坠落的飘逸

 

 

等一场花开

风收割了田野

留下大面积的空阔

 

麻雀是位多情者

依然在旷寂中寻觅

 

秋雨围拢过来

霜雪在练就柔软的腰身

 

那些细小的疼和着寂寞的

砂粒,一并被藏匿

 

最担心的事依然会发生

如同一场花事的到来

 

我扑向你

你却被风刮走了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过客留言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地址:安庆市纺织南路56号 电话:0556-5501315 传真:0556-8768288

版权所有:安徽省安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Copyright @ 2008-2016 皖公网安备34080302000118号